January 13, 2016

在《美國雜誌》近期的一次採訪中,教宗表達了他對當今女性在教會中應擔當的角色的關心。他說,“來自女性的深層次的呼籲必須得到正視和回應。教會若沒有女性和女性發揮的角色,就不能稱之為教會。”

 

我同意教宗的觀點。我有一個了不起的妻子、兩個女兒、一個兒媳和三個孫女,她們每天醒來就面對一個因為她們是女性而歧視她們的世界。然而,在性別歧視的問題上,根源性的是教會事實上正引導著這層壓迫!許多信徒發展出了一套特別的神學理論,並引用《聖經》來貶低女性,尤其在教會裡,刻意地壓製女性發揮她們強大的領導能力。深信女性不如男性有資格、蒙恩召、有恩賜的基督徒領袖數目之大,簡直讓我瞠目結舌。

 

關於剝奪女性權力的論點,既不符合邏輯,也不符合《聖經》。比方說,魔鬼的使命是殺害、偷竊、毀壞,那麼我們來看這個事實:全世界超過80%的罪行出自男性!僅在美國,93%的囚犯是男性,只有0.04%的暴力犯罪是女性。沒錯,男人還造成了絕大多數的戰爭,犯下了史無前例的暴行,煽動了慘絕人寰的種族滅絕。想想看:是希特勒——一個男人屠殺了猶太人;是男人,屠殺了印第安人;是男人,奴役了黑人。男性,攔下了絕大多數的強姦、殺人、偷盜的罪名。最後,還是男人,把耶穌釘上了十字架。 《聖經》沒有任何關於女性致使耶穌受難的字據!事實上,倒是彼拉多的妻子曾經勸說丈夫勿要有份於釘耶穌十字架的罪孽。請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並不是說女人總是無辜的、無罪的。我只想指明,男性有著超過女性五倍的可能性做魔鬼的幫兇。

 

根據《聖經》記載,主被釘十字架時,十個使徒盡都閉門自守,唯有三名女性(另加約翰)留在刑場那裡,安慰耶穌黑夜中的心靈。即便耶穌在過去幾個月中曾再三地告訴門徒們他將被釘十字架並於第三天復活,然而當那日子來到,只有兩名婦女去看他的墳墓。當她們發現墓洞已空,又聽到天使報告振奮人心的消息,就急忙跑去村里告訴那些“改變世界的人”關於墓門的石頭被挪開、耶穌的身體已經不在的消息。然而,只有彼得和約翰跑去察明真相,其他門徒都拒絕相信她們所說的。抹大拉的馬利亞是第一個遇到復活的基督的人,並且得到主的吩咐去轉告其他門徒關於他從死裡復活的消息。儘管上述事實都顯明女性的舉足輕重,許多基督徒仍然(以《聖經》的名義)輕視女性,排擠女性。即使在創世記的咒詛之下(丈夫有權於妻子之上),舊約時代的女性仍被賦予能力,擔當先知、士師、女王和其他領袖角色。

 

當耶穌在十字架上捨命、為我們贖罪,人在伊甸園裡所受的詛咒即被破除了,包括妻子受制於丈夫的這一條。然而,兩千年後的今天,很多的教會只將這個救恩片面地歸給了男性。女性仍要承受伊甸園裡的咒詛的枷鎖。事實上,在過去的一百多年裡,世界上許多的國家已經開始擁護女性的地位和能力,在政治、企業、教育和大部分社會領域中賦予女性領導權力;反而是在基督的身體裡,許多人仍不賦予女性權柄,哪怕只是在一間只有50個會員的教會裡擔當長老的職份。我們完全沒有意識到事實上是耶穌發起了婦女解放的運動,是他教導婦女,公開地對她們說話,保護她們不受宗教團體的逼迫,賦予她們權柄去服事。

 

經過多年的研究,我最終歸納出以下四點教會裡男性和女性待遇迥異的原因。首先,魔鬼對女人的憎恨,遠勝過他對男人的憎恨。當上帝宣布對蛇的咒詛時,聲明了女性將與魔鬼為仇。因此,魔鬼戰爭的矛頭就集中地指向了女性。其次,大多數男人沒有安全感,削弱女性有助於使他們自我感覺強大。再次,許多基督徒誤解了《聖經》中關於女性的經文的精義,所以不願冒著觸犯《聖經》的罪名去賦予婦女能力,或成為被賦予能力的女性。最後,從群體的層面來看,女性比男性缺乏競爭力,她們不是“典型的”戰士,她們顯得溫順、柔弱(或許這是因為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是她們生的)。然而,男人卻因這些特質視女性為弱勢群體,並認為女性沒有合格的領導能力。這使女性不但少了晉升的機會,也容易招致男性世界的攻擊。

 

要說明的道理是:我們需要女性在社會的各個層面回到和男性平起平坐的地位;讓上帝的旨意在地上充分地實現:兩性一同作王,共同治理這地,全地得享平安。

 

如果你想進一步理解關於賦予女性權力和能力的神學理論,請參閱我的書《榮耀的女人:女性進入創世以來的命定》。

 

同意我的觀點嗎?請留下您寶貴的評論,讓我知道您的想法。

Topics: 個性未分類領導


¡

comments